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学术研究 > 文论集锦 > > 正文 >

民间信仰文化的挖掘和利用

2018-07-17 15:25 | 三博 |
民间信仰文化的挖掘和利用
 
刘晓迎
摘要:一切宗教和民间信仰都是人类文化所创造的,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也是历史文化的重要媒介之一,同时也是旅游文化的载体之一。无论是宗教还是民间信仰,在旅游资源吸引力方面来说,一定程度上,也就是历史文化的吸引力。与其它景观一样,民间信仰能够激发人们(尤其是信仰者)求奇(耳目一新)求知(文化遗产)和求美(宗教式情感)的旅游动机,满足人们精神上的需求。
 
关键词:民间信仰  文化资源
 
本文仅从民间信仰文化资源方面,进行挖掘整理,以及今后利用。
一、民间 “由人而神”信仰文化的资源
进入21世纪,即2000年,三明经批准开放、予以登记、纳入管理范围的宗教活动场所达909处,以佛、道教为主。而民间信仰的范围数量,无从统计,且范围十分广阔,仅“由人而神”民间信仰方面,在乡镇范围内产生的“由人而神”则多达百余位。
1、巫罗俊  
巫罗俊,字定生,隋开皇二年(582年)生。巫罗俊是宁化开县始祖,客家先驱,巫氏南迁一世祖。为纪念他的开拓之功,在县衙内左侧建立土地祠,祀巫罗俊及其夫人塑像。
他的后裔繁衍世界各地,国内24个省、218个县,海外18个国家和地区。其中迁入台湾巫氏者,多数分布在台北、彰化、南投、台中、苗粟、桃园、新竹、高雄、屏东等地,人口约三万多人,居第八十五位。现今,台湾部分庙宇设有巫罗俊公神位,如:台湾高雄凤山的“北辰宫”,彰化溪湖的“通天宫”,新竹县的“巫氏祖堂”等庙宇都有巫罗俊公神像,当地人称巫府千岁,全台万人朝拜,香火不断。
2、罗令纪 
罗令纪,生于唐垂拱四年。巫罗俊逝世后,罗令纪接着引领黄连人继续开发和治理黄连镇。清乾隆间旌为‘义士’建祠祀之。”为纪念罗令纪建县之功,曾在古县衙左侧建土地祠,立罗令纪神像以祀之。
巫罗俊和罗令纪为宁化做出创世的巨大贡献,使宁化告别了名不见于史的时代,自隋代的初始开发,逐渐地告别蛮荒之地,步入较快发展的历程,为客家民系和客家祖地的形成,创造了先期条件和物质基础。
3、宁化伏虎禅师
宁化民间旧时有“三仙二佛”之说。根据明代胡太初编修的《临汀志·仙佛》记载,“二佛”指的是定光古佛(老佛)和伏虎禅师(二佛)。因二佛有祈雨救旱、驯服野兽、治河护航、避免战祸的法力与业绩,深得客家人的尊崇与信仰,纷纷建庙敬祀,被奉为客家地区的保护神。
伏虎禅师,生年不详,卒于北宋建隆三年(962年),是北宋时佛教高僧,本姓叶,法名惠宽,宁化安远人。据李世熊《宁化县志》记载,伏虎禅师具有驯服野兽、祈雨救旱、避免战祸等愿力:“州有白额虎为害,午后路绝行人。师入山为虎说法,虎俯伏若受戒律者。州人遂呼为伏虎禅师。”“历绍兴、乾道、淳熙,以救旱功,累封威济显应普惠禅师”。“绍定间,石祭寇犯郡城,守者每夜见二僧巡城勿懈,疑即师(指伏虎禅师)与定光也。”
    4、伊盆  
据《宁化县志》(1)载:伊盆,本邑人,为人豪毅,耿耿有烈士风。宋真宗景德元年(1004年),转运史李住起解梅州银绢,本州(汀州)委通判胡某赍至本都武曲桥锡源绎(在今河龙乡)疾故,奉官茔葬。伊公慨然诣县自陈曰:“解官本为朝廷重务,客死吾土,某现充保长,亦草莽臣也,愿换碟代解。”县许之。至汴京,适逢皇太子生,上大悦,以覃恩赐敕一道,骏马一骑,剑一口,命其出镇柳州。时南蛮不共,公领军勇夺前驱。血战破贼,所向倒戈。事平凯奏。卒于官,以功特赠银青光禄大夫,因庙食至今。伊盆在代解银绢进京时随带家乡大米一袋一路食用。至京之后,在交付银绢时,把随带的大米一并奉上,以御食用。皇帝食后大喜,甚赞河龙大米质优味佳,并令每年进贡。河龙“贡米”由此扬名。
伊盆去世后,被尊为“伊公尊王”,立庙宇为“伊公庙”。因位于下伊村南边水口,称为“水南古庙”。至今香火鼎盛。
伊盆除了“伊公尊王”外,还有“洲湖润德尊王”封号。即“官拜银青光禄大夫”是对伊公生前的褒奖,那么所谓“洲湖润德尊王”的封号则是伊公成神后受到热烈崇拜的产物。
5、伊秉绶 
伊秉绶,宁化城关人。生于清乾隆十九年(1754年)。乾隆五十四年会试,中进士,历任刑部额外主事、浙江司员外郎、刑部主事、刑部员外郎、湖南乡试副主考官、刑部郎中、惠州知府、扬州知府,爱好广泛,绘画、治印、诗文均为世所重,书法有“南伊北邓”之誉,为清代著名书法家。嘉庆二十年夏,病逝于扬州,逝世不到一个月,扬州市民就将他供奉于“三贤祠”内,与扬州历史上三位名贤太守欧阳修、苏轼、王士贞并祀。
6、张显宗 
张显宗,字名(明)远,原住宁化县石壁镇陂下村。生于元至正二十三年。洪武二十三年应天府乡试中举,二十四年会试进士及第,同年殿试“御戎策”,取选第二名。洪武三十年以来,历任监理国子监学事、国子监祭酒、工部侍郎。永乐五年,因平息交趾叛乱有功,被朝廷任命为交趾布政使。永乐六年逝世,终年46岁。朝廷悼惜,追封为工部尚书。为褒扬张显宗功德,汀州郡守马坤于嘉靖十七年为其立祠祀。万历二十三年,副宪王建中改祀公于邑西门佑圣堂,祠额曰“表忠祠”。
7、惠利夫人(替父从军的“花木兰”、客家女神)
    惠利夫人,名莘七娘,五代秀州华亭人,祖籍甘肃天水郡,医药世家。五代十国时,南唐国于公元944年五月以平叛为由发兵进攻闽国,莘七娘自告奋勇代替老父入伍为医工。行军到明溪时,将士染上了瘟疫,莘七娘全力救治。在军中有幸遇到已订婚的丈夫,不料丈夫却染病不治身亡,莘七娘留下护墓三年。这期间,当地民众也感染了瘟疫。莘七娘夜以继日地抢救民众,并研制出治疗药--马丸和预防药--茶方。由于劳累过度,莘七娘在明溪病逝。明溪人将其厚葬在当地南关溪神公竺。
二百年后,莘七娘的灵魂不甘寂寞,月夜吟诗,唤起了明溪人的记忆,于是立即建庙祭祀。先后建有祖庙、下庙、上庙和位于坪埠的三座庙。宋相文天祥路过曾进庙观瞻并题诗,元福建左丞陈友定也为其建新庙,历代不乏题咏。闽西、赣南也纷纷建庙数十座,信众达数十万人。民间传说莘七娘屡屡显灵护佑民众,于是宋、元两代皇帝先后敕封为惠利夫人、福顺夫人、普佑夫人、灵应夫人。
8、饶公菩萨(明溪)
饶公,名松,字云从,明溪县夏阳乡紫云村龙西人,生于北宋元丰五年(1082年)六月初六。早年父母双亡,与其姐相依为命。青壮年时在瑶车帮人建窑烧砖,因质量上乘,被举为“窑神”。在帮乡邻耕田时,又研制出“水车”,让水往高处流,获得赞誉。
饶松一生四处打工,其足迹遍布方圆百里,所到之处都留下很好的口碑,大家赞扬他是为人忠厚、宽容大度又聪明能干、乐于助人的好青年。在吉口商贾张巡家打工时,以博大胸怀忍受其婆娘的虐待,感动了张巡。
此后,饶松依旧行善积德,感动了两位神仙。有一天,他在砍柴途中,吃了下棋仙翁给的桃子,受到神仙点化而精通法术。自此,他常到均峰寺学法,有时也云游四方,道行越来越高,功德渐趋圆满。于是,南宋绍兴二十四年(1154年),他在百丈坡柴火中羽化升天。张巡也冲进火海,一同羽化升天。当地村民被其大德和高义感动,纷纷建庙祭祀。南宋末年,宋相文天祥奏请昰帝下旨敕封饶公为“果真佑正大师”。
如今,明溪紫云的均峰寺、岭头的龙兴寺庙、梓口坊的般若庵、六合的上祭庵、瑶奢的遇仙堂、大焦的圣者殿以及梅列区陈大镇的隆盛堂、三元区岩前镇的洋坑庙等都将饶公作为主神供奉,形成具有特色的乡土信仰文化。
9、欧阳真仙
欧阳真仙原名欧阳大一,字世清,为清流县东华乡(现龙津镇)下窠村人。16岁得遇道长到大丰山修道,学除魔降妖、济世救人及歧黄之术。经20多年的潜心修炼,42岁时终在大丰山顺真道院修成正果羽化登仙。因普济众生,渡人无数,被宋朝皇帝勅封为“通灵妙应真君”,即欧阳真仙。  
    欧阳真仙法术高强,长期与各种凶神恶煞打交道并“制服”它们,受到民众的膜拜,成为地方保护神。除本县各乡村,信众从永安、连城、宁化、长汀、明溪、将乐等地来朝拜。清流以外,也都建有崇祀欧阳真仙的庙宇,如连城、上杭、永定、长汀一带及赣南和粤东地区,其影响范围相当广泛,成为客家人的又一个信仰神明。
10、定光大佛
据文献记载,定光佛在世时,在三明各地留下许多与之有关的“胜迹”。如清流县灞涌岩(金莲寺):相传“旧无水,定光佛至,飞锡凌空,七日复返,始有泉涌。其夜,风雷大作,雨水滂沱,僧惊避迟。明视之,庵推出谷口,其下飞瀑数丈如珠廉,至今莫寻其源”。据闽西有关史料记载和传说,定光古佛在世时,足迹遍布清流灵台山、将乐及沙县淘金山等地,时常在山中庙宇传经布道,广结善缘。
到宋朝末期,由于政府及文人的极力推动,定光古佛信仰和传说故事通过不同形式,已经传播至整个客家及周边地区,成为清流和海西客家乃至东南亚地区最大的民间信仰;定光古佛受到客家各界人士的认可和尊奉,被客家人尊称为是能带来好运的吉祥神,庇护客家百姓的保护神。
11、邓光布  
唐乾符元年(874年)出任崇安镇将,驻守沙县。乾符年间,烽烟四起,社会动荡,邓光布作为一方军事首脑,地方安全考虑,与当时的汀州司录兼摄沙县事曹朋商议,将县治从古县迁到凤林岗杨篢板(今凤岗镇),以险固守,百姓免遭屠戮。《沙县·军事》记载:“唐乾符五年(878年)冬,黄巢起义军入闽途经沙县,崇安镇将邓光布率部堵截,在洛阳溪(豆士溪)桥头中流箭身亡。”
邓将军有 “开县始祖”的丰功伟绩。死后被人立祠而祭。邓光布祠堂,又称灵卫侯邓公祠,位于沙县城关水南凤凰山下。
    12、唐代高僧潘了拳 
潘了拳,唐元和十二年(817年)农历三月二十五日生。出生时,左手曲拳,怎么也张不开。一个化缘的老和尚,不请自来,口诵偈语:不张不了,不了不张;一张即了,一了即张。据说,这个老和尚便是定光佛。
    潘了拳12岁时到了淘金山修行,以达摩祖师面壁九年的苦修来勉励自己,面对苍山,苦苦悟道。一日,忽然听到有人唤他的名字:“了拳!了拳!”他四下巡视,河面站立一位老僧,十分面熟,又不知是在何处见过,足不沾水,在河面上逆流而上,口中诵道:“不张不了,不了不张;一张即了,一了即张。”顿时大彻大悟,连声叫道:“师父等我!师父等我!”一边叫着,一边向沙溪的上游飞奔而去……
淘金山,从此流传潘了拳的许多神话与传说。
13、温太保 (“威灵英烈”)  
沙县民间有“温太保斗五鬼”的传说。相传,正佑太保原为沙县城关马坑沟有一个做豆腐营生的年轻豆腐郎,姓温名琼。他为人善良正直,疾恶如仇,吃苦耐劳、任劳任怨,每天夜半十分便起床磨豆腐了。一日凌晨,他发现投放‘瘟疫散’的五个恶鬼,遂与其展开殊死搏斗。最后,怒杀了三鬼,持斧追赶“二鬼”,不久毒药中途发作,伸出左手二指,告之还有两个恶鬼逃脱……  
玉皇大帝感动于豆腐郎生前为保乡邦,吞服毒药,勇斗五鬼的忠烈精神,封其为“威灵温元帅”。温元帅的生日是农历三月初三,据说这一天本不是他的诞辰,因土地公是在蟠桃会上向玉帝汇报豆腐郎勇斗五鬼的事迹,也在这一天他感动了玉帝并被封为“威灵温元帅”,故沙县人便把农历三月初三作为温元帅的诞辰日,定为“太保生日”。  
14、谢祐
谢祐,三元区中村乡白水村人,生于大宋英宗二年(公元1065年)。正顺庙碑记曰:沙邑正顺庙,御灾捍患常最矣。按旧记,神谢姓,祐其讳也。世居沙阳白水村,后徙历西。少游剑浦,从黄裳学。宋元丰五年(1082年),从黄守泉南三载。遣价於建,遇异人於水晶洞,留憩三日,授以金符玉册而归。由是体骨不凡即,礼萨真人为师得至道。元祐二年(1087年)捐塵。
谢佑坐化后,民间还流传许多护国佑民、保境安民的传说。后人为了缅怀谢祐的功绩,每年在他农历三月初七生日这天,列西村都要迎谢祐公,白水村这是农历六月十二迎谢祐,这样的民俗活动一直延续至今。谢祐不仅在民间有深远的影响,而且还得到了朝廷官方的认可。历史上曾先后由南宋丞相李纲、文天祥,分别于南宋绍兴九年(公元1193年)和南宋咸淳十年(公元1274年)奏请朝廷,请求赐封。南宋朝廷先后敕封谢祐为“广惠将军显烈尊王”和“日月盈光大帝”。最辉煌的时候,在三元、梅列、沙县、永安、尤溪、南平、顺昌、将乐、漳平、德化、泉州乃至台湾等地均建起了规模不等的“正顺庙”。
上述列举的几位人神,约占十分之一数量,但已能说明问题,产生“人神”数量较多的时代是宋代,这与闽西北的经济开发、人口数量达到最高峰不无关系。
二、“由人而神”的信仰内容
1、产生的形式多种多样
不可否认的是,由人而神所产生的神明,他们是有其特征的,如有祭祀场所,有塑像,有信众,有香火,有的还有签诗。其信仰范围一般达到附近几个乡村,有的更是周边几个县区。不论怎样,有一点是不相同的,即他们成神的形式是不同的,即产生的形式是多种多样的。
如开疆封土、造福百姓者巫罗俊、罗令纪、邓光布、邹应龙等。
宁化巫公罗俊者,唐初率众垦荒造田,开山伐木,筑堡卫众,抵御土寇,并在唐贞观三年(629年),以“黄连土旷齿繁,宜可授田定税”为由,向朝廷成功申请纳入了朝廷版籍。为纪念他的开拓之功,县里建立土地祠,祀巫罗俊及其夫人塑像。
罗令纪,继巫罗俊后引领黄连人,申报黄连升县。有建县之功,于是县衙再建土地祠,罗令纪塑像以祀之。
邓光布,唐乾符元年(874年)出任崇安镇将,驻守沙县。时唐年不竞,草窃四起,戍纛于远迩,布与沙县令司录曹朋谋徙县治于镇西杨篢板,据险固守,贼不敢窥伺,屠刘之祸,沙不与焉。后黄巢破闽,布率众御之,误中流矢而死,沙民立祠祀焉。邓将军有 “开县始祖”的丰功伟绩。死后被人立祠而祭。邓光布祠堂,又称灵卫侯邓公祠,位于沙县城关水南凤凰山下。
上述是开镇升县之功,再有驯服野兽、祈雨救旱等法力与业绩显赫者。如伏虎禅师、伊盆等。
伏虎禅师,宁化安远人,卒于北宋。据李世熊《宁化县志》记载,伏虎禅师具有驯服野兽、祈雨救旱、避免战祸等愿力:“州有白额虎为害,午后路绝行人。师入山为虎说法,虎俯伏若受戒律者。州人遂呼为伏虎禅师。”“历绍兴、乾道、淳熙,以救旱功,累封威济显应普惠禅师”。故宁化民间有 “二佛”之说(定光古佛(老佛)和伏虎禅师)。
伊盆,宁化河龙上伊人。宋真宗景德元年(1004年),代解银绢进京,并获皇上指派,出镇柳州,血战南蛮破贼,所向倒戈。伊盆进京交付银绢时,把随带的大米一并奉上,皇帝食后大喜,赞河龙大米质优味佳,令每年进贡,河龙“贡米”由此扬名。为感激他替乡梓做出的贡献和表彰他忠勇,村民竖像建庙,称“伊公尊王”,至今香火鼎盛。
济世救民者,如惠利夫人莘七娘、欧阳真仙等。
惠利夫人,五代人,医药世家。五代十国时,替父从军为医工入闽。至明溪时,将士染上了瘟疫,莘七娘全力救治。在军中有幸遇到已订婚的丈夫,不料丈夫染病身亡,莘七娘留下护墓三年。这期间,当地民众也感染了瘟疫,莘七娘夜以继日地抢救民众,并研制出治疗药--马丸和预防药--茶方。劳累过度病逝二百年后,莘七娘的灵魂不甘寂寞,月夜吟诗,唤起了明溪人的记忆,于是立即建庙祭祀。民间传说莘七娘屡屡显灵护佑民众,于是宋、元两代皇帝先后敕封为惠利夫人、灵应夫人等。
欧阳真仙,名欧阳大一,为清流县东华下窠村人。少年到大丰山修道。学除魔降妖、济世救人及歧黄之术。42岁时修成正果羽化登仙。因普济众生,渡人无数,被宋朝皇帝勅封为“通灵妙应真君”,即欧阳真仙。因其法术高强,长期与各种凶神恶煞打交道并“制服”它们,受到民众的膜拜,成为地方保护神。
艺术大师、百代楷模者,如黄慎、伊秉绶等。
黄慎,字公茂,宁化城关人,是画、书、诗三绝的“扬州八怪”之佼佼者。黄慎是中国画史上为数不多的全能画家之一,于画无所不能,无所不精。“率先突破传统皴法、描法的局限,首创草书笔法入画,自成一格,开创一代新风,成为一代画圣”。当代中国画大师刘海粟为黄慎塑像亲笔题词:“怪而不怪,艺传百代。” 
伊秉绶,字组似,宁化城关人。乾隆五十四年会试,中进士,先后任职刑部额外主事、补浙江司员外郎、刑部主事、刑部员外郎、湖南乡试副主考官、刑部郎中、惠州知府、扬州知府等,均有德惠政声,为清一代名吏。伊秉绶爱好广泛,绘画、治印、诗文均为世所重,尤善书法,时有“南伊北邓”之誉,为清代著名书法家。嘉庆二十年夏,病逝于扬州。逝世不到一个月,扬州市民就将他供奉于“三贤祠”内,与扬州历史上三位名贤太守欧阳修、苏轼、王士贞并祀。
2、圣迹、灵异等“神迹”在历史长河中不断被放大
明嘉靖四十四年乙丑发大水。明溪雪峰上泻下的山洪从县城中夹龙溪直冲而下,与五通坳直下的洪水汇合,波涛汹涌,从城边而过。南北关皆毁,民房冲塌无数,冲塌堤坝水渠,冲毁无数良田。白沙桥告急!五里桥告急!万春桥告急!民众无计可施,唯有求神止雨。
显应庙里三层外三层,全是求神的乡民。他们举着旗幡,上写:“祈请惠利夫人止雨!”“祈请女娲娘娘补塌了的天!”“祈请龙王回宫!”
说来也怪,乡民的诚心感动了天庭,夜里雨就渐渐止息了,洪水逐渐退去,阳光又重新普照大地。
人间有真情,天道却无常。清顺治十二年,明溪大旱。阳光似火,地面发烫,田地干涸,禾苗枯萎。斗米涨六钱,饿殍遍地。饥民上山找野果,野果因旱长不大;下田挖野菜,野菜因旱已枯黄;到林子剥树皮,树皮倍加苦涩难咽。找来找去,最终找显应庙,求神帮助民众度难关,求到了第三天,神明开了恩,连下三天大雨不停,大旱即解。民众感神恩,特举行庆典,人神共欢。
再如伏虎禅师灵异事迹,《临汀志》记载三则:其一,降伏恶虎当年,禅师在汀州城六十里的平原山麓小憩时,见左右龟峰、狮石奇特,就卓锡于此,发起创建普护庵。庵侧“吊(调)军岭”,山高无水,行人苦渴。禅师以锡杖顿击石缝,清泉涌出,至今不竭。其二,南唐大保七年,长汀大旱,州府请禅师结坛于龙潭边祷雨。禅师发誓:“七日不雨,愿焚吾躯。”到了第七天,干旱如故,禅师叫人堆柴,他结跏坐柴堆之上,吩咐点火,众人骇愕之际,乌云四起,大雨倾注。其三,化身长工显示神通。某财主家有两个长工,贪玩误了安乐乡建寺庙的木头,财主大骂,长工说,这有何难,果然转瞬间就把秧插了。然后,随手把两颗鹅卵石往田边一放,一条小溪就从两石之间流出,还流出一根根圆木,流送到建寺工地。直到木匠说够了,溪也就干了,好像什么也没发生。
类似的神迹、灵异在民间流传甚多,都是历史长河中的记忆和民众心目中对神的共同塑造。“水旱必叩,疾病必祷,贸易必祈”,这是人们对神明的崇拜和精神需求,是互为表里的。
3、神明信仰“圣迹”中,不乏有着充满正能量的许多内容。
每一位神明的“神迹、灵异、故事、传说”等,都在其所在地及周边广泛流传,其神迹、灵异等在各个历史时期有不同的演进,是当时当地社会需求的结果,而且随着时代的不同发生着变化,继而成为文化遗产被后人所享用。因此,对神明的“神迹、灵异、故事、传说”等进行符合时代要求的梳理就十分必要,即取其正能量的事迹,让故事符合或接近现实,让传说合乎情理,让“神迹”不再“神秘”。如:
明溪县的惠利夫人莘七娘,其代父应征、护墓驱疫、灭疫救民等事迹感人,被当地民众建庙祭祀,其“忠孝、仁爱、济世、护民”的高尚精神在今天这个时代,仍是值得崇奉和弘扬的。正如宋相文天祥在明溪显应庙的题壁诗:“百万貔貅扫犬狼,家山万里受封疆。男儿若不平妖虏,惭愧明溪圣七娘。”
再如三元白水人神谢祐,其“惩恶扬善、除暴安良、扶弱济贫、解除消灾、赐福人间”等美丽传说,拥有众多的信士。宁化的神明伊盆,其“水旱必叩、疾病必祷、贸易必祈”的崇拜源自生前事迹,即“以功特赠银青大夫”、“进献河龙大米”有功于家乡等。
三、 如何利用正能量的信仰内容,打造符合当代要求的
民间信仰,是当下急需解决的问题。
信仰不是一天就形成的,自然的民众习以为常的许多信仰内容,若要把其中的某些“神迹”从印象中去除,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虽不容易,仍要弘扬正能量,以顺潮流。
1、忠义的化身和地方保护神的形象——将乐刘琼
天德三年(公元945年),南唐大军围攻建州城,刘琼受命率军救援。当行军至镛州附近时,建州城破、王延政投降南唐。顿时彷徨而不知所向,部分将士却打算拥立刘琼为新的闽国皇帝,率领大家继续对抗南唐,扛起复兴闽国的大旗。刘琼觉得不忠不义,对不起自己昔日的开国主帅王潮和王审知。如果选择在镛州称帝对抗南唐,又会给镛州的百姓带来战乱和灾祸,又会让自己陷于不仁不孝之地步。为了不做不忠不义之人,使镛州百姓免遭生灵涂炭,自杀殉国!。
刘琼死后,儿子举家迁来将乐守孝,尊刘琼为家神,四时祭祀。当地百姓有感于刘琼的忠义,也以忠臣礼祭祀。当地民众中成为“忠义”化身的原因,是由于刘琼的护国之心和忠义之举,尽自己将军职责,在驰援建州中,面临国破人降的情况下,做到以死殉国,迎合了百姓对忠义的祟拜和敬仰,把他视为地方的神灵,历代香火不断,延续至今。
沧海桑田,时光复始,对刘琼的信仰,历经千百年不衰,其根本原因既是在于根植于民众生活,刘琼不是杜撰出的偶像,他是真实的“由人而神”,是真实的历史人物。其不屑于“黄袍加身”、“卖身求荣”,为一方安宁,不再重燃战火,避免“生灵涂炭”,“义不事二主”等高大形象植根于民间信仰之中,成为平乱驱害、保护一方的区域神灵。
刘琼,不仅其后裔把他作为家神来供奉,而且被当地各姓氏尊为“忠臣”,当地百姓把他与常山赵子龙和关公相媲美,多处建庙祭祀。五代时期,刘琼墓旁建将军祠,宋大观三年(1109),该祠改为威宁祠。到明成化年间,又改为忠臣祠。明弘治至隆庆年间,县城北门、水南四班巷、将溪村岩际、南口等地先后建祭祀刘琼的将军庙。
人们把刘琼做为“地方保护神”,每年都举行祭祀活动。水南将军庙在正月十四举行迎神祭祀,四方前来祭祀的人们带着供品参拜刘琼将军,正月十五,把将军神像放在木椅轿,由八人抬着,前有灯笼引路,鸣锣开道,后有彩旗队、锣鼓队、迎神队、供品队,上午在县城,下午到水南举行游神活动,热闹非凡。在南口将军庙,每逢刘琼生日与正月十四来自建宁、明溪、沙县等三县八乡的近千人,怀着崇敬的心情进行祭拜,每年都为刘琼神像沭浴更衣,穿一套新衣,在庙中存放的每年更换的“神衣”有好几大箱。在正月十五抬着神像在大街小巷举行游神活动,保佑一方平安,祈求来年五谷丰登,吉祥安康!在金溪沿岸,将乐各地每到刘琼生日和正月十五举行各式的祭祀活动,表达对刘琼舍身保一方平安,“义不事二主”忠与义的崇敬之情。
2、发挥姓氏宗亲作用,共同打造海峡两岸宗亲文化。作为宁化开县始祖,巫罗俊的丰功伟绩使其享有崇高的地位及众多的后裔,至今繁衍国内24省218个县及海外18个国家和地区。1991年,台湾巫氏发起在宁化新建巫罗俊怀念堂,此后,随着1998年宁化巫罗俊及二位夫人“神象”的建成、2005年宁化祖坟的扩建,2007年海峡两岸巫氏在宁化举办了世界上第一届巫氏文化节。随后,宁化巫氏即世界巫氏总会会长巫瑞才的带领下,巫氏宗亲文化大方光芒,2008年巫氏族谱在厦门《海峡论坛》参展,2009在大陆组团311人出席在台湾彰化巫氏平阳府落成典礼及台湾旅游,2010年参加在台南举办的两岸族谱展,同年还组团赴泰出席巫氏企业管理与发展研讨等。近10年来,参加国内各省宗亲活动此起彼伏,如2006年四川成都21届世客会、2008年陕西西安22届世客会、2010年广东河源23届世客会、2011年广西北海24届世客会,等等。每次通过宗亲交流,不仅巫氏影响力、号召力加大,宗亲间的凝聚力、向心力更加强大。
    不论是宁化,还是清流、明溪,及其他县,姓氏宗族的作用是越来越明显了。自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,随着石壁客家祖地的确立及在客家世界的影响力,由古石壁为中心的客家后裔纷纷前来三明寻根谒祖,或探亲访友,或观光旅游,或合作投资,其中姓氏宗族发挥了核心的作用。
如宁化石壁作为客家祖地、中转站,历史上五次“北民南迁”,现今客家人的先祖大都在此休养生息,再播迁到各地,其姓氏之多约占客家姓氏的70%。在提升宁化客家祖地旅游产品的档次中,若能发挥宗亲姓氏的积极作用,如修缮祠堂、续修族谱、春秋祭祖时,广邀后裔子孙,尤其是国内外的后裔前来,那么清明、中秋等时节,必将有许多海内外客家后裔回到他们祖先的故乡来,祭拜先祖,了却心愿。
类似建立集中又独立的姓氏宗祠,梳理宗族族谱、外迁祖、分布范围、家族名人等,无疑既提升了档次,又有较强的市场竞争力。客家祖地居民古建筑、名人、宗教、饮食、民俗及服饰等应大有文章可究可做,限于篇幅不多涉及。
此外,要与硬件设施配套,建立起适合客家祖地旅游发展的高素质的经营者和管理者,培养一批素质高的导游队伍和基层旅游服务人员,只有资源开发、设施配套、服务与管理三者相结合、统一,使其平衡发展,那么实现客家祖地旅游业的发展崛起并非空想,并能取是良好的综合效益。
 
注释:(1)康熙年间李世熊所撰
 
 
 
 
作者:刘晓迎,文博研究馆员,三明市博物馆馆长。
电话;13850808719,邮箱:smsbwg@163.com
(责任编辑:三博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