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学术研究 > 文论集锦 > > 正文 >

从天而降的竹神——麻公

2018-07-17 15:32 | 三博 |
从天而降的竹神——麻公
 
一个小小的高山村,竟然是竹神诞生的地方,有麻公竹神庙,有竹神麻公神像,太令人吃惊了。目前所知道的,省内没有,国内好像也没有,国外有没有不知道。
闽西北的三明市有个三元区,三元区有个中村乡,松阳村就是中村乡的一个高山行政小村庄。
海拔超过千米的松阳村(1023米),位于东经117度、北纬26度,是三明市属下三元区、大田县、永安市三县(市、区)毗邻之地。
三明是福建省重点林区,全市拥有林地二千八百多万亩(1)三明市志卷九P558,占土地总面积的81.9%,森林覆盖率76.2%。现今的三明森林资源十分丰富,是全国南方集体林区综合改革试验区,享有“禄色宝库”的美称。毛竹覆盖量大,年可提供商品竹2000万根,产笋干8万吨。笋干品种有秀湖、秀尖、秀全、小把、黄标、麻兜等,享誉省内外。
说松阳村被绿色的海洋所环绕,一点不夸大。村名原先就叫做“小松洋”,意为森林松树多海洋的意思。全村有山林面积4万多亩,其中毛竹林有2.8万亩,此外还有经济林4千亩、生态公益林8千多亩,全村现有人口近3千人,人均占有林地13亩、占有毛竹林10亩。因此,这里的主色彩是绝对的绿色,这里的生机十分充沛,不仅十分适宜人类居住和生存,亦是绿色保护神终将诞生的地方。
有毛竹的地方,就是毛竹的世界。在竹海里诞生竹神,似乎也不是什么神话。松阳村竹神的从天而降,似乎印证了这个神话。
松阳村的东面,与小吉村(2)大田县广平镇大吉村的自然村的西面相邻,分界线上有一高山,叫做峰头炉山,从山脊往西属松阳村,往东则属小吉村。清末时期,五月的一天清晨,松阳村山民庄姓师傅正在自己的笋厂忙碌着。
笋厂建在峰头炉靠东一边的一座山脚小溪旁,面积不大,铺子(煮笋的锅灶)、笋塘、笋榨、烘干房等一应俱全。一根细长的毛竹管引来山泉水,注入笋塘中,塘上方有一方口,蒸煮好的鲜笋由此倒入塘水中。
笋干的制作十分辛劳,但山里人守着竹山,却不能放弃笋干的生产。每年3月过后,便要做好挖笋前的准备工作,修好笋塘,砌好铺子等。待到出笋时,男性汉子要上山挖笋,若是大年,清明前后可上厂,立夏则结束挖笋。通常,笋尖出土一尺左右就要开挖,此时所制作笋的质量为“秀湖”或“秀尖”,迟了则变成“秀全”或“小把”。
若是“三帮笋”则要挖低一些,一尺以下即可。剥笋也是一门技术活,用镰刀,快着三刀,一般五、六刀即可;修兜去尾呢也有讲究,其结果直接影响笋的好坏。一般每百斤鲜笋可做笋干五至七斤。
此刻,铺子上的水已烧的大滚,庄师傅先是用水漂,将运到铺子边的笋放到铺里煮熟,锅里百分之八十是清水,灶里烧火,煮一个多小时后,大阳刚爬出山,冉冉的炊烟笔直向上,一丝风都没有。擦去额头汗,吁出一口气的庄师傅,出门来到大坪外,却看到峰头炉山尖处也有一道烟伸向天空。一时间,庄师傅没有反应过来,这山顶上怎么有了笋厂?是小吉村人在那建的?
不行,得去看看。庄师傅转身进门,将转白色的笋用笋叉取出,放进笋塘。
从笋厂到峰顶,一刻钟不到,庄师傅就赶到了冒烟的地方。抬头一看,不由张大了嘴巴,半天没有合拢。这怎么可能!原来,庄师傅看到的景象是,苹果大小的一只香炉正稳稳地叉放在松树的三枝分叉中,袅袅升起的香烟依旧冒得笔直。是谁?是谁将香炉放于此处?百思不解的庄师傅一想到还未煮完的鲜笋,三两下爬上松树将香炉取下,放于树下就下山回厂了。
当晚,宿于笋厂的庄师傅就梦知香炉的由来了。原来,这香炉是尤溪三洞口的三位尊王麻一、麻二、麻三送此显圣的,他们清末(光绪年间)已在小吉显圣。
第二天醒来,庄师傅兴奋不已,香炉的出现,不正是神灵要保佑自己这一方人吗?于是,拿回来供奉着。
到了庄凤榜这辈时,向麻公求子,不想,一祈就灵。几年间,凤榜家连生二男,长子取名庄有永,乳名福祥;次子取名庄有亭,乳名福礼。并在峰头炉山下路旁为其建起了庙宇,起名“永福亭”,意为保佑孩子。同时,派人去福州请铸铁师傅铸香炉。铸造时的前一晚,麻公托梦于铸造师傅,告之三位尊王的姓名,分别为麻一尊王(萧世林),麻二尊王(金世逢),麻三尊王(康世德)。
自从建起“永福亭”后,庄姓族人都诚心供奉,祈求保佑,倒也是早晚敬香不断,一时四方乡邻闻香识神,纷纷前来祈愿保佑,永福亭名气大涨,远至大田、尤溪、沙县等信士都慕名而来。
某年,一位信士前来祈求,请麻公为其竹场除虫去灾,事后将重酬神灵。于是,择吉日请麻公出巡灭虫,逐将麻公神像抬往竹林山场,巡游一圈,其虫即灭。此后,四乡八邻,发现竹林虫灾,都请麻公驱除,麻公竹林保护神形象深入人心,日久天长,麻公竹神形象深受人们敬仰。
松阳村麻公庙的前身,即松青宫,而松青宫的前身则是永福亭。松青宫座落于村东不远处,由峰头炉山西面汇聚而来的小溪水,流过松青宫。说起松青宫,原先的碑刻简介里说得很明白,永福亭因年久失修,后搬回村后东边,距村不远。
    松青宫的建筑规模不大,供奉的三位麻公尊王深受人们敬仰,平日里香火不断,遇重大节俗八方信士纷纷前来上香祈愿,十分热闹。其实,三位麻公尊王在村民的眼里也有着不同的位置和功能。麻一称为竹神,麻二叫做紫衣公,麻三是太保侯王。何故,是当初凤榜公新建永福亭后,信士求签,签诗是用太保侯王的。后来鼎建松青宫,才采用麻公尊王签诗本。麻三并非是太保侯王,因为麻一、麻二、麻三生前是结拜三兄弟,如何演变为人们眼中的太保侯王、紫衣公,大概是人们心目中的要求不同吧。
麻公之所以被当地人们尊为竹神而建庙塑像,受到崇拜而香火不断,这是有着深层次原因的。一是毛竹是当地人们生存的重要经济来源之一,毛竹本身用途多样,竹笋可食可做笋干,而卖笋干的收入能让人们更好地生活。二是竹虫危害毛竹的生存,若不能除之,收入将大幅减少。而危害毛竹的害虫品种还不少,如何有效地清除害虫,长期以来人们还没有掌握更好的方法,只能依靠神灵来帮忙,因此人们选择了麻公,而麻公长久以来由于“灵验”又被人们所接受,那么建庙塑身就顺合民意了。第三种说法是,由于请麻公尊王巡山除虫,前有放炮迎接,中有打击乐队伴随,其硝烟味、击打声,是否在除虫方面能起到一定作用还未可知。总之,麻公已被当地人们认可,建庙塑身,受到崇拜而广为流传。
松阳村拥有688户2966人,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。但庄姓族人是大姓,罗、冯等姓只占少数。自古以来,竹、笋都是松阳村民经济收入的主要产业,村里有大小笋厂800多个,年产笋干70万斤。清末时,莘口有笋栈40余家,收购的笋干从莘口出发,销往江浙一带。
现今,来到松阳,随处可见到笋厂,高高的笋架,长方形的笋仓,都格外吸引着城里人的眼光,且十分好奇,笋干就是这样生产的吗?一般说来,经过笋塘漂浸的笋,大约漂半天至一天就可入仓压榨。入仓压榨前,仓底要铺好稻草、棕叶,四周撒一些石灰,这石灰是消毒用的。再把漂浸好的笋用笋叉放进笋仓,头尾交替放平,一般装到三尺高就要压榨一次,每天数次,直到笋挖完后就可以封仓了。一般在笋的上面再放稻草、棕叶,并把四周封严密,避免透风烂仓,上面再撒上石灰即可,以后每三天打一次榨,后期可打疏一些。其后是晒笋,此时白露已到,秋高气爽,就可以开仓晒笋或火烤,半个月或二十天,每百斤出仓笋可晒笋干二十五至二十七斤。
斗转星移,花开花落,麻公竹神在松阳村托梦安家,保佑着竹海,护佑着山民,延续着驱邪除虫保平安的使命,这难到不是人与大自然、人与神灵和谐相处、生存相依吗?!
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刘晓迎
 
 
(责任编辑:三博)